南海网

 找回密码
 ~注册~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1512|回复: 0

老兵再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1-3 02:59 P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dkga110310_b.jpg


← 黄树开(右)一眼认出阔别67年的曾德发(左)。两人相拥而泣。
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

    10月17日上午10点10分,佛山南海盐步平地村,90岁的黄树开迈出家门儿,快步走进黄氏大宗祠。

    乡亲们在里面休息。

    “我要去韶关了!志愿者又找到了一个战友,和我还是同一个团的,我要去和他见一面!”他粗着嗓门。

    两个人,相距200多公里,时隔67年。

    头晚上,他就没睡好。

    兴奋得半夜爬起来收行装:白T恤、牛仔裤、耐克鞋,钢带手表,随身的背囊里还塞进了放大过塑的士兵身份证明、委任状和几张当年的老照片。

    顶重要的是枚勋章:抗日战争纪念日,国务院颁发的抗战纪念勋章。

    94岁的曾德发也有一枚。

    这枚宝贵的勋章,差点就没了。

    黄树开出门的时候,曾德发正在2 0 0多公里外的韶关仁化石塘镇家里。他把勋章连盒用报纸包裹好,装进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里。

    阿发

    银色的别克商务车钻出大瑶山隧道。

    阳光透入车厢,黄树开醒了。窗外是连绵青山。他突然哼起歌儿:“我的家,在东北松花江上……哪年,哪月,才能回到我那可爱的家乡?……”

    人生第二次去韶关。上一次,是73年前。1938年10月21日,广州失守。顺德、南海、三水相继沦陷。四年后,饥荒,黄树开的父亲离世。他姐姐嫁在韶关。母亲和他把盐步平地村复古里的祖屋拆了。

    房梁、砖瓦都卖掉,换成逃难路费。黄树开和六七位乡亲,光着脚,从南海走到三水、再走到清远,然后换小艇到韶关。他都忘记了,当时走了多久。

    周日,广乐高速上车流穿梭。商务车以100公里的时速往北疾行。离开收费站,就进了韶关市区。

    退休之后,黄树开经常途经韶关。但他一直没进来过。

    黄树开稍稍坐直了身子,透过褐色玻璃窗,不停张望,似乎想努力从飞逝的景色中,捕捉到这座粤北山城,1942年的零星影子。

    老人念叨着心里存下的事儿:

    当年到云南,第一次坐美军飞机走驼峰线,上飞机很热,摸着机身烫手,得脱衣服。可翻越喜马拉雅山的时候,爬到海拔九千米以上,又非常冷……

    部队在长春时,兄弟们都有心仪的姑娘。他和好兄弟黄耀武,差点因为一名鞍山的姑娘石莲娟,到底钟情于谁,干了一架。在他走了十几年后,海城的姑娘宋翠芝依然苦苦等待……

    3小时车程转瞬而逝。导航仪提醒,终点就在前面200米处。黄树开的腰板挺得更直了。他两手扶着前椅背,望向窗外,努力地辨认着什么。车停了。对面儿就是黄岗山。

    黄树开拉动车把手。推开商务车厚重的左门,腿一张,迈下。门不关了。包不背了。两三米的距离,黄树开都要跑。满头的白发在阳光下晃得耀眼。他张开胳膊,冲散了车子扬起的尘土。

    曾德发还愣着,就被黄树开一把搂住。

    “哎呀,阿发”……

    活着

    黄树开两行泪珠滚下。

    “竟然还能活着见到你!”曾德发老泪纵横。寒露已过,南方艳阳依旧耀眼。两位曾在印缅、芷江、东北血战过的同袍,伫立在阳光下,抱头痛哭。

    旁人手足无措。

    曾德发,这位在韶关仁化种水稻、每个月领100多元低保过生活的农民,这个新六军22师66团炮兵连的上等兵,那些浸透了鲜血与战火的岁月和记忆,只有黄树开能懂。

    “当年你怎么就从沈阳走了?!”曾德发抱着黄树开问。手在他后背上颤抖。时光都堵在喉咙里,剩下哽咽。两位老人紧紧抱着不撒手。怕情绪太激动,志愿者把他们稍稍拉开,可干瘪粗糙的手还是紧紧抓在一起。

    1951年,复员后,曾德发回到韶关仁化县务农。今年7月,他被关爱抗战老兵网广东团队的志愿者林铭找到。

    看到林铭发的朋友圈,佛山志愿者郑晓霞发现他和 黄 树 开 是 一 个 团 的 战友———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六军新编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六团。1943年,两人同在韶关。

    曾德发对黄树开的名字有印象。

    黄树开却有些记不清。不过,他保存着一本新六军新编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六团的同学录,里面记录了近300个战友的姓名、地址,部分还有照片。

    一翻查,发现果然有曾德发的名字。

    媒体报道后,经相关部门认定,抗战纪念日前夕,曾德发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枚抗战胜利勋章。随后,志愿团体促成了这次老战友的见面。时隔67年。

    烈日下,两人一步都不挪。曾德发用另一只手抹眼泪儿,边抹边问:

    “吴启光呢”?“吴启光早就去了美国,开了几家大超市呢!”“黄耀武呢?”“黄耀武当年没回来,留在了沈阳。去年,去沈阳见了一面。”“苏汉武?”“苏汉武后来去了台湾,还常有联系。”“何可强呢?”“早不在人世了。”“李自成他们呢?”“其他的,很多人都还没找到……”

    他们谈论的名字或生或死。

    曾被鲜血染红的大地早已开满鲜花。而那些人那些往事,就像是用时光编译的久被遗忘的密码,只有两位老人才能彼此解答。

    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    硝烟已散,黄岗山青黛依旧。

    保重

    黄树开找寻着岁月的痕迹。

    当年,亲友帮他在韶关华英中学(佛山一中前身)找了份校工的活儿:搬运、打扫卫生,在校门前的江边打水。黄树开跟学生年龄相仿。有学生帮他申请上了夜校。几名校工下班后,就听老师上课。一个多小时,什么都学,学写自己的名字,还学了点英语。

    韶关华英中学旧址,如今是韶关学院医学院。

    老楼、老宿舍,都没了。他看着校园里的满池荷花出神。这天,校运会正在进行。两位老人在90后的学生中间穿行。当年,两个人在这里学杀敌的本事;如今的孩子们,学习的是如何治病救人。

    1944年,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动员学生参军。

    “华英就有十几个学生报名参军。”黄树开也想抗日。可当时规定要年满18岁,黄树开还太小。教务主任主动写信给部队,为黄树开作担保。

    黄树开加入了韶关青年军。而读过几年书的曾德发是被拉壮丁入的伍。同批83名知识青年,在韶关华英中学集结训练。

    1943年初,韶关青年军奔赴贵州。

    出征前日,83名同袍爬上黄岗山,俯视韶关。大家百感交集。“不知谁突然提议歃血为盟,大家马上响应。”曾德发说,有人找来酒杯,用徽章上的扣针刺破左手中指,滴下献血,再掺入溪水。众人轮流喝下。

    他们在黄岗山巅起誓:不灭倭奴誓不还!

    时光荏苒。黄岗山上,当日立誓抗日的少年郎,现在还能寻回音信的,已不足十人。

    像是怕时间来不及,自从见面,老人就不愿分开,互相搀扶,说个没完。可两天的午后,终究还是要走。

    黄树开抱紧曾德发。

    “最重要的,还是身体健健康康,子女孝顺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再来韶关看你。”黄树开微笑着,用力把曾德发凌空抱了起来,曾德发一诧之后也笑了起来:

    “再见,保重。”

    回到曾德发的家里,光线昏暗。

    客厅的正中贴着四个大字:抗日英雄。下面,贴着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,国务院发的勋章证书。墙上还贴着一首他自己写的诗:记得少年骑竹马,峥嵘岁月白头翁,芳春暖息匆匆去,事业无成两手空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~注册~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文字版|南海网 ( 粤ICP备15025444号-1 )

GMT+8, 2018-11-17 10:08 AM , Processed in 0.249118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